简体中文繁体中文English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关于博物院>资讯前沿>文博动态
关于博物馆
关于博物馆
本期推荐:白釉镂空熏炉

北宋。 通高11.7、口径6.1厘米。 1958年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出土。 炉呈卵形,细短柄,喇叭形底座,边缘一周斜削。炉盖镂空,扣于子口炉身之上。细白胎,坚致。白釉闪青,光亮,无开片。山西介休窑烧造。

更多藏品
图文:文物安全红线怎么守

来源:湖北日报  时间:2017年12月22日   

  明代“大明宣德年制”款方型铜炉、粉彩花口碗、金漆木雕窗花……165件文物被拱北海关查获,由珠海市博物馆收藏保管——这个发生在今年盛夏的场景,是近年来我国加大对文物违法犯罪打击力度的一个缩影。

 

  受国务院委托,文化部部长雒树刚23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作关于文化遗产工作情况的报告时说,2013年以来海关共查获非法进出境文物1.2万余件。

 

  文物安全是文物工作的底线、红线和生命线。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非法出入境,盗墓、盗掘、法人违法、执法力量薄弱等多种因素交织,我国文物安全形势严峻。

 

  骑马骑车的执法者和开着汽车的盗墓贼

 

  记者调查发现,高倍军用望远镜、红外夜视仪、金属探测器……近年来,盗墓贼的装备越来越先进,而文物的防盗设备则面临着老化、失灵的困局。

 

  今年4月,媒体报道北京十三陵思陵一对石烛台(蜡扦)被盗。调查发现,思陵的视频监控为2008年设置,在被盗前已失效停用,案发时思陵原有安防设施已全面瘫痪,人防物防技防形同虚设。

 

  在一些中西部边远地区,困境则更为明显和具体——文物执法人员甚至需要骑马、骑自行车去追赶开着汽车的盗墓贼。

 

  “这种情况确实客观存在。”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坦言,不仅是设备存在问题,现有机构和人员与日益繁重的保护任务也不相适应。“全国31个省级文物行政部门中,仅有一半设置了专门的文物安全监管和执法处室。”

 

  尚在制订的保护方案和已成平地的汉代墓葬

 

  2016年,河南省汝州市市中心百余座具有重大文物价值的汉代墓葬,几夜之间被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施工方夷为平地。与此同时,当地专家还正在设计该汉墓群的就地保护方案。

 

  一位考古工作者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每天都在与开发商的推土机车轮赛跑。”

 

  近年来,破坏文物本体及其原生环境的法人违法行为时有发生,且发生后不处理不追责的情况较为普遍。2016年,国家文物局全年督办案件中法人违法案件占比高达76.5%.雒树刚23日在报告中指出:“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一些地方不可移动文物尤其是一般不可移动文物遭受破坏严重。一些地方在城乡建设中破坏文物本体和周边环境。”

 

  除了法人违法,刘玉珠说:“怕担责任,知情不报,是当前文物安全存在的突出问题。近3年来,国家文物局汇总各地案件的接报数远远低于实际案件的发生数,1/3的文物案件是由媒体曝光或群众举报,这就是监管漏洞。”

 

  游人爆棚的忧伤和无人问津的“内伤”

 

  每逢暑期,敦煌的工作人员就忧心忡忡——蜂拥至莫高窟的游客涌进狭小洞窟,令这处1650多岁的世界文化遗产疲惫不堪。

 

  爆棚的游人,超标的监测数据,可能会对脆弱的文物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敦煌研究院敦煌石窟监测中心主任陈港泉说:“这种危害很缓慢,一时很难用肉眼发现,但这是不可逆的,日积月累,影响不断叠加。”

 

  故宫、长城、敦煌……这些高知名度的世界文化遗产,如今面对的挑战之一便是如何处理巨大的游客量带来的种种安全隐患。故宫博物院近年实行每日限流8万人的做法,同时推出各类数字化展览,让游客在手机上即可清晰地欣赏文物之美。

 

  另一类文物的“内伤”,则是人太少。记者在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山区调研时发现,一些基层文保单位位于“空心化”的村庄里,不仅没有游客,更乏人维护。夏季的一场大雨,便有可能让其倒塌、损毁。

 

  相关报道

 

  5年来我国修复文物4万余件

 

  文化部部长雒树刚23日表示,我国加强可移动文物保护,5年来累计完成可移动文物修复和博物馆藏品预防性保护项目1000余项,修复文物4万余件。

 

  雒树刚说,我国提升考古发掘保护能力。2013年以来共实施考古发掘保护项目3000余个,取得重大发现。全面推开古籍保护工作,加强古籍修复中心建设,已累计修复古籍超过270万叶。

 

  同时,我国文物预防性保护科技取得进展,文物保护修复共性、关键技术填补部分行业空白,天空地一体化遥感考古等技术取得突破,技术标准群初步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