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English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教育>馆内教育活动
关于博物馆
关于博物馆
本期推荐:白釉镂空熏炉

北宋。 通高11.7、口径6.1厘米。 1958年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出土。 炉呈卵形,细短柄,喇叭形底座,边缘一周斜削。炉盖镂空,扣于子口炉身之上。细白胎,坚致。白釉闪青,光亮,无开片。山西介休窑烧造。

更多藏品
“妙造自然——刘奎龄画展”专家解读(第三场)

 

  专家解读精彩回顾:

  刘奎龄模仿的古代画家黄筌、林椿、吕纪均为“院画”,而钱选、蒋廷锡、宋光宝亦有“院画”风格作品,设色浓艳,用笔精微。刘奎龄中期花鸟画有“院画”绘画特点的作品有《五伦图》、《鸳鸯并蒂》等。还有师承林椿、钱选、陆治设色清雅、淡逸的作品,更显高雅,更近文人画。此类作品有《葡萄飞禽》、《益寿图》等。
  刘奎龄的中期花鸟画将渲染与撕毛并举。渲染是用水墨或色彩涂染画面,显出物象明暗向背和墨彩深浅,一般含水分较多,使画面显得滋润丰腴。而撕毛是表现动物皮毛或人物的须眉、鬓发的技法,画时将笔沾水,稍挤干压扁,使笔毛分开,然后蘸墨或颜料作画。
  前者见“墨”,后者见“笔”,有笔有墨,笔墨交融,和谐自然,天衣无缝。刘奎龄将渲染和撕毛融为一体的画法,是创新,是发展。作于五十一岁的《功名富贵》、五十九岁的《双燕比翼》、六十岁的《官高万代》、六十一岁的《双鸽觅食》即为代表作。

  刘奎龄中期花鸟画仍有组合式多幅挂屏,如五十四岁作《鸡、鸽、乌鸦、鹦鹉、喜鹊、鸳鸯、白头翁、绶带鸟》八屏、五十八岁作《鹫、雁、鸡、鸽》四屏、六十岁作《鹭鸶红叶、苍鹰松树、双鹤梅树、双鹅桃柳、松鼠松树、双犬芭蕉、双兔桂树、花猫柏树》八屏等。

  迄今为止,发现刘奎龄有明确纪年作于晚期的花鸟画只有三件。七十岁与萧心泉、刘子久合作《菊石麻雀》,刘奎龄在图中写麻雀。该麻雀为没骨法,不渲染,不撕毛,不勾勒,用笔简括,设色淡逸。

  七十岁作《双雉栖枝》,笔法虽细腻,但设色淡雅,比四五十岁所作的同一构图的《双雉栖枝》更有意境。七十七岁作《福寿》,图中写有蝙蝠,该蝙蝠虽系没骨法,但渲染极少,而五十岁左右所作蝙蝠则重在渲染。因晚期花鸟画极为罕见,故只能看出设色雅逸、用笔洗练、极少渲染等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