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English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展览>最新展览>莲花与世相——山西博物院藏明清水陆画艺术
展览
关于博物馆
本期推荐:白釉镂空熏炉

北宋。 通高11.7、口径6.1厘米。 1958年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出土。 炉呈卵形,细短柄,喇叭形底座,边缘一周斜削。炉盖镂空,扣于子口炉身之上。细白胎,坚致。白釉闪青,光亮,无开片。山西介休窑烧造。

更多藏品
最新展览

莲花与世相——山西博物院藏明清水陆画艺术

时间:2019-01-18——2019-04-18
地点:山西博物院四层书画厅

  水陆画,是伴随佛教水陆法会而产生并发展起来的宗教文化遗产,它的图像内容主要根据水陆仪轨及民俗信仰进行绘制。在水陆画图像中既反映了三教合一的思想内容,又包含着大量民间信仰的祈愿需求。因此,水陆画不仅是宗教美术的集大成者,也是了解和研究古代社会风俗、生产生活、世态百相的一座宝库。
  山西古代宗教艺术,卓然于中国乃至世界艺林,自古而今,举凡石刻鑫窟、寺观建筑、碑喝经幢、壁画彩塑,无不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精彩的美术遗产,水陆画无疑是这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山西博物院现藏明清水陆画四百余幅,按类别释道兼有,论质地绢纸皆备,尺寸不一,形制各异,是研究水陆画艺术的重要资料。展览选取八十余幅,以供观众欣赏、研读。
  梵天尘世,其实一本万殊:莲花世相,不过人间关怀。就让我们走进这座美术史的宝库,让艺术感染心灵。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

  宝宁寺水陆画,根据清代康熙、嘉庆两次重裱题记所载,可知为明代宫廷“敕赐”,有“镇边”的政治功用,在明清时代众多的水陆画中相当特别。

  宝宁寺水陆画现存一百三十六轴,题材多样,其中包含佛、菩萨、明王、罗汉、护法神祇、天仙、往古人伦及孤魂等众。除佛、菩萨画像及一幅面燃鬼王外,其余每幅都有题记,写在双栏的长方形框中,题记的位置有左右之分,其中左右并不代表每幅画的悬挂位置,悬挂位置按照《天地冥阳水陆仪文》中的坛场图式确定。

  在现存的明清水陆画中,宝宁寺水陆画可谓出类拔萃,整堂画作风格典雅,形象生动,构图多变,技法完备。尤其在宗教人物之外,真实地再现了明代社会生活的风俗世态,堪称一座美术史研究的宝库。

 

跋罗堕尊者、伽伐蹉尊者(局部)

明代,绢本,纵119厘米,横62厘米

九天后土圣母诸神众

明代,绢本,纵118厘米,横61.5厘米

往古儒流贤士丹青撰文众

明代,绢本,纵118 厘米,横62厘米

 

太岳区清康熙水陆画

  这堂1954年由太岳区拨交山西博物院的水陆画,采用绢本重彩设色,勾勒细腻,色彩华美。在《水陆缘起》一幅的文字结尾,有"康熙己酉年季秋载榖旦,弟子张崇褆薰沐拜录"的款识,很多画幅的左下角也书有"弟子张崇褆沐虔献",可知该堂水陆画由信徒张崇褆出资奉献,并亲自抄录缘起文。“康熙季秋榖旦”为康熙八年(1669年) , 属于清初作品。

 

水陆缘起图(局部)

清康熙八年(1669年),绢本,纵147厘米,横68厘米

 

  与明代宝宁寺水陆画不同,这堂水陆画每幅背面签条皆书写次序,分为上、中、下三堂,每堂区分为左、右,并进一步细分为上、下,以此推算,该堂画作原本至少应为百余幅左右。这种分堂形式,与以《天地冥阳水陆仪文》为依据的水陆画有所不同,这种差异性,也展现出了山西地区佛教信仰的多样性。

  这堂水陆画,上堂主要为佛、菩萨、明王;中堂为夜叉鬼神、道教及民间神祇;下堂为地府阎王、亡魂精怪等,与皇家敕修的宝宁寺水陆画相比,更添民间美术的多姿多彩。

  太岳区是抗日战争时期由八路军、决死队在山西和河南开辟的一块革命根据地。其管辖范围极盛之时包括今晋东南、晋中、临汾、运城地区和豫北、豫西的一些县份。它从1937年冬季初步形成,到1949年8月宣布撤销。

 

太岳区水陆画页

  古代举办水陆法会,可以盛大豪华,也可以简单朴素,这主要取决于经济、人力、物力等因素。由于水陆法会的规模、层次不同,所用水陆画的尺寸、形式也就有所差异。山西博物院藏的一堂由太岳区移交的水陆画,尺寸比之卷轴式水陆画有所缩减,裱褙于纸板上,应该属于立牌式摆放或悬挂,为举行较为简易的水陆法会所用,因其易于叠放收纳,故而也便于携带远行。

  本堂水陆画只有神祇图像,也未书写榜题与次序,属于北水陆系统,约绘制于明末清初时期。这套水陆画笔法轻巧,尺幅虽小,描绘却一丝不紊。对神祇和地狱的描绘,反映出民间信仰中的生死观和伦理观。此堂画作据推算原应有百余幅之多。

 

六曜

明末清初,纸本,纵56厘米,横27厘米

 

太岳区“牌位式”水陆画

  本堂水陆不绘人物,而是绘须弥莲座,上有牌位。牌位内以泥金正楷书写奉请神祇名号,两侧腾龙,上方飞凤,也有几幅将龙凤改绘为牡丹。整体样式风格统一,用色秾丽。与页式水陆画一样,具有便于收纳携带的特点,都是相对简化的水陆法事所使用的。

  每幅画面的下方几乎皆书位置和次序,又机动的将人物水陆画中几幅内的神祇合写在一个牌位之上,所以推测此堂牌位式水陆画总数应少于绘制人物式水陆,这恰好也是简化规模,使水陆法会面向更多信众的方法。太岳区的此堂水陆画,不同于常见的明清水陆画形式,反映出古代山西水陆法会的多元与兴盛,是水陆画艺术发展、变革的史证。

 

天龙八部护驾神王

明末清初,绢本,纵59厘米,横31厘米

视频演示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