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English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展览>展览回顾>“古建•情怀”古建探访摄影展
展览
关于博物馆
本期推荐:白釉镂空熏炉

北宋。 通高11.7、口径6.1厘米。 1958年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出土。 炉呈卵形,细短柄,喇叭形底座,边缘一周斜削。炉盖镂空,扣于子口炉身之上。细白胎,坚致。白釉闪青,光亮,无开片。山西介休窑烧造。

更多藏品
展览回顾

“古建•情怀”古建探访摄影展

时间:2016-12-17——2017-01-31
地点:山西博物院四层南过厅

 

前言

  中国古建筑,作为中华文化的载体之一,见证了历史的变迁、山川的流转。山西,特殊的历史原因和环境特点,使它成为蕴藏古建筑文化的宝库。在现代人与古代生活渐行渐远的今天,探寻它们的身影显得更为重要。

  2016 年9月-10 月,33 名参与者,数千公里的跋涉,数百张照片。经过阳光明媚的秋日,经过大雨滂沱的山间,经过饥寒交迫的深夜,在旅途中用心感受历史的沧桑,用镜头用心的记录下来,期待更多的人可以透过照片体味这份古建情怀。

 

佛光寺

  1400多年前,一支只有三万人的武装从太原出发南下,仅用半年的时间就攻占了隋朝的首都长安,随即又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空前强盛的大唐王朝。

  70年前,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带着两名助手从北平出发三进山西,历经艰难险阻,终于在五台县豆村镇,找到了隐藏在寂静深山之中的大佛光寺,彻底击碎了日本人“唐代建筑在日本”的妄言。

  70年后的我们,从山西博物院出发,用镜头再度探寻佛光寺,用心去体悟唐风遗韵的情怀和感动。

 


魏骏《守望》

 

  当佛光寺东大殿的大门缓缓打开时,大唐就那么轻盈的向我们走来,顷刻间梦回唐朝。那是如此鲜活的大唐:每一寸木头,每一尊彩塑,每一副壁画,当你抚摸着大中十一年经幢上宁公遇的名字,当你与宁公遇的彩塑对视的时候,时间戛然而止。

 


魏骏《守望》

 

  “伟大之斗拱,深远之檐出,屋顶和缓之斜度,稳固庄严,含有无限力量,颇足以表示当时方兴未艾之朝气”,这是梁思成总结的唐代建筑风格,而佛光寺的斗拱、出檐和屋顶,完全符合。

 


樊丽勇《佛光寺·斗拱》

 

  这是大佛光寺,是一个让人可以从早到晚静静待着的地方,我们在这里记录晨曦,拍摄日落,在佛音袅袅中叩拜、净手、抄写《心经》,风声、鸟声、禅声、快门声,让人放下蒙尘的自我,融入到这千年的古刹佛光中。

 


苏少杰《光·禅心》

 

  “每一张照片都是情怀。我们不在乎光圈、景深、构图,我们只是想记录下这一瞬间。”过去的历史在一页页翻过,新的历史又在一页页揭开,当我们翻到唐代河东这一页时,感受到的是那个时代跳动的脉搏,给人以鼓舞和力量。

 


宋鑫《种子》

 

牛王庙戏台

  站在这一座座戏台之上,我们如此贴近着700多年前的那段时光。探访前所有的猜测、所有幻想,在登上戏台的那一刻,都幻化成为每一砖、每一瓦的真实触摸。

 


武馨雅《丰收》

 

  戏台之上,或慷慨,或苍凉,或悲怆,或激昂,展示着不同面孔的人间百态,上演着一幕幕的悲欢离合。戏台之下,或喜,或悲,或哭,或笑,人们继续着如此熟悉市井生活,又何尝不是台上的那些悲欢离合的浓缩?

  唱音袅袅,时光倒回。古老的建筑,正宗的唱腔,眼前的景象仿佛倒流回那个时期,古人的艺术生活景象尽现在我们眼中,我们仿佛置身于那个戏曲文化鼎盛的时代之中,贪婪的欣赏着,用心的感受着,用快门迅速的记录着……

 


齐志峰《思》

 

  昔日已故,时光不再。那个戏曲文化艺术高度繁盛的时代已然消失远去,只留下这些戏曲建筑,向我们证明着、讲述着那段曾经辉煌的戏曲艺术史。

  今天,关注着这些古建筑的我们,拿起镜头,以这样的情怀,用这样的行动,与这些唯美至极的古老戏曲建筑一起,追忆过去,致敬历史。

 


李玉香《升幕》


古长城

  你的记忆中,关于长城的印象是什么?是古代诗词中的悲壮情怀?是历史传说与史籍典故中的英雄人物与传奇故事?是恢宏壮观的八达岭长城?是隐于山间乡野的残垣断壁?是恢弘,是仰望,是崇敬,是悲怆,是遗憾……或许,上述情感你都曾有过。

 


侯楠山《绝壁行摄》

 

  长城,历来在中国人心中具有非凡的意义,长城是游牧民族与中原民族自然而然的分界线,是中原王朝的北部屏障。在我国1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404个县分布,山西境内现存战国、东汉、北魏、东魏、北齐、隋、五代和明时期长城1400多公里,涵盖了历史上修筑长城的所有时代。山西境内现存明长城约900公里,其他年代约有500公里。

  长城的美,美在被历史风雨剥蚀下残存的沧桑与岁月;美在一个孤独者呈现出的生命的张力;美在人文与自然环境的协调合一;美在它身上呈现出的现代与古代时空交错的美感与思索。

 


段炜《雪拥鹤度云踪灭》

 

  昔阳古长城属于山西省东部太行山沿线内长城。10月15日、16日,21人组成的探访团队,以双腿为规,以脚步为尺,用足迹寻访昔阳古长城——鹤度岭和白皮关,用镜头记录激荡在内心的情怀和不一般的收获。

  一幅幅作品背后,是探访者对长城关注与保护的真诚;是作为普通人的他们,对于生活的热爱与感触;是每一位探访者的故事和经历背后情怀的呈现。一位父亲对女儿深沉的父爱和回忆;“鹤度仙踪”摩崖石刻里的浪漫情怀;一个安徽人对长城的钟情;走遍山西境内每一处古长城的执着;对古长城现状的关心与保护期待……

 


薛朝阳《梦回白皮关》

 

后记

  古建筑作为承载古代历史的载体,凝聚了古代人民的智慧、体现了古代人民的生活,经历了风霜雨雪的洗礼,以更加坚毅的姿态展示着中国古代文化的灿烂。在现代人与古代生活渐行渐远的今天,探寻它们的身影显得更为重要,因为它们是中华文化的物质见证。

  那坚实的台基,是浑厚的底蕴;那粗壮的立柱,是民族的脊梁;那飞起的屋角,是豪放的姿态。中国古建筑,红墙绿瓦,翼角如飞,在能工巧匠的手中,通过精心组合和巧妙装饰,在移步换景之间,翻腾跳跃出灵动的音符;在远眺鸟瞰之时,谱奏着大气和谐的韵律。

  山西古代建筑正如一部凝固的音乐,沟通着今人与古人的心灵。与那被赋予了生命力量的土木基石一道,构成了绚烂夺目的华美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