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微信
微博
问卷调查
观众留言
EN
陶冶三晋——山西古代陶瓷特展
视 频
图 片
陶冶三晋——山西古代陶瓷特展
2019.05.18 ~ 2019.08.18 山西博物院一层临展厅
  三晋大地,踞河东之要,表里山河,文化昌盛,底蕴深厚。汉魏以降,中西交流、民族融合,农耕与草原文明的碰撞与交融贯穿始终。在稳定与迁徙、冲突与重建的交替轮回中,山西陶瓷独树一帜,得以空前发展,书写出中国陶瓷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山西陶瓷,是河东先民人文精神的凝集,工艺智慧的结晶,它深深植根于丰厚的三晋历史文化中,具有兼容并包、臻微入妙的气质。那北朝釉陶的雄浑气度,唐代泽州窑白绿釉彩的酣畅洒脱,金元黑釉瓷的朴拙豪放,介休窑白瓷的轻盈秀美,河津窑剔花及书法的沉静典雅,长治窑虎枕、绞釉的精雅工巧与造化之美,霍州窑白瓷市场的空前拓展,山西建筑琉璃的恢宏绚丽,无不令人赞叹。
  山西古陶瓷虽成就卓著,但因其深受历史上瓷业发达的冀、豫、陕窑业之影响,故其光芒长期被磁州窑、定窑等历史名窑所遮罩,以致明珠蒙尘,鲜为人知。
  经由几代文博人的艰辛探索,我们终于得以揭开山西陶瓷的神秘面纱,领略山西陶瓷发展的历史概貌与非凡成就。透过这些由泥火与文化、艺术抟化而成的精灵,我们希冀在体悟山西陶瓷独特的工艺与文化传统和艺术之美的同时,进而还原出古人社会生活中的若干珍贵片段。
第一单元 锋芒初显
山西在北朝文明进程中占极其重要地位。平城是北魏早期都城。晋阳是高欢北魏末年遥控朝政的基地,之后其作为东魏、北齐的“霸府”与“别都”,繁盛有逾邺都。晋阳还是隋末李渊起兵的龙兴之地,入唐后,朝廷更视河东为“王业所基、京邑所资”之要。在此背景下,山西北朝釉陶工艺上承汉魏传统,下启隋唐新风,获得空前成就。受临近河北窑业影响,唐朝河东瓷业窑火初燃。
第二单元 融合创新
山西毗邻历史上瓷业发达的冀、豫、陕三地。五代至宋辽金三朝,以太行山为界,河北、河南的瓷业产品及技术,明显具有穿越太行古陉向山西单向流通和扩张的趋势。宋金定窑产品及瓷业技术,通过蒲阴陉、飞狐陉影响了辽金西京道(路)的瓷业生产,井陉也是定窑瓷业技术进入山西的重要孔道;金代磁州窑与潞州地区窑业技术交流主要凭籍滏口陉展开;白陉、太行陉则发挥了金代修武当阳峪窑等河南窑场与河东南路窑业产品与瓷业技术交流之功能。
山西窑业虽深受邻省强烈影响,但不乏开创性贡献,如介休窑北宋创烧的白地黑花,引发了晋、冀、豫此类装饰在金代的大流行。三晋窑工在博采众长的同时,尤为注重重塑自身工艺与文化特色,产品面貌翻新入妙,如同己出,自成一格。
第三单元 别开新貌
蒙古帝国横跨欧亚大陆,游牧文化的渗透,统治版图的扩张,与西域广大地区的交流进一步加深,由此带来一场社会生活的深刻变化,涌现出许多融合了异域文化习俗的新奇装饰与器用。从元代介休窑黑釉剔花、黑釉铁锈花嘟噜瓶、胡瓶的大量烧造,霍州窑白瓷高足碗、杯的流行,临汾窑、浑源窑钧瓷、白地黑花的烧造等,都可强烈感受到蒙元文化对瓷业生产面貌的深刻影响。元明时期,山西建筑琉璃工艺臻于鼎盛,珐花工艺流行,中东传入的孔雀蓝等釉色风靡一时,形成了一股前所未见的新风尚。
相关报道
展览图书
相关阅读
微博热议